<b id="jtcwq"></b>
<u id="jtcwq"></u>

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收藏 > 正文

      折射大歷史的紫禁城珍玩器座

      發布時間: 2019-08-29 09:11 | 來源: 北京日報 | 作者: 戴華剛 | 責任編輯: 李芳

      不知從何時起,中國文人將文房器物當成珍玩,并為這些器物配置一個底座,文房器具不再是單一的書房陳設或用具,它和器座一起構建起私密的雅玩環境,給收藏者帶去可珍賞可把玩的趣味。

      故宮收藏有明清兩代宮廷的數量龐大的文玩珍品,伴隨這批文玩珍品的器座,體現了兩代宮廷尤其是清代造辦處的高超技藝。正在嘉德藝術中心展出的故宮博物院藏宮廷器座展,涉及材質十分豐富,有木、金屬、象牙、玉石、漆器、玻璃、陶瓷等多個品類,呈現出當下對于器座類文物的整理與修復的規模與水準。

      器座,原本與器物合二為一,如今互為離分,成為單獨的展品,可看作是一種無奈,亦可反思現代人與器座之間的距離。

      奢美浮華的金屬座

      清代的器座文化勃發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收藏雅玩成癖的乾隆皇帝。僅舉一例,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宋畫《二我圖》,繪文士在書房內讀書,身旁一名童子正往盞中斟酒。文士身后置一屏風,繪汀洲蘆雁圖,屏風的左上方,懸掛一幅畫像,正是主人公的寫照。乾隆極欣賞這種文人雅趣,遂命宮廷畫師郎世寧以此圖為藍本,將原畫中的文士改為方巾道袍的帝王,得成《弘歷鑒古圖》。畫中的宋朝器具化身為清宮藏品,屏風右側添加了一件明代宣德青花梵文出戟罐。乾隆朝“器作班”的匠心獨運可窺一斑。

      展廳中最亮眼的當屬“金屬器座”部分,它囊括宗教、文房、飲食、陳設諸類器物的附件。其中,金嵌珍珠嘎巴拉碗及座制成于乾隆五十七年。此器物是藏傳佛教法器之一,是高大上的重器。器物通體以黃金打造,碗的內壁和邊沿附有紅黑色橢圓隨形襯墊。這還不算什么,底板的托座支架的束腰上嵌珍珠一周,顯其名貴,三點位置各附一個人首,外壁飾有番蓮紋,另嵌青金石、綠松石以及紅寶石、紅珊瑚珠等。其造價昂貴,所有寶石、珊瑚、松石、青金、蜜蠟、墊子等皆由皇室內庫挑選并擇優使用。托座底部刻有藏、滿、蒙、漢文四體文字“大清乾隆敬制”。底座之下,從左至右分別鏨有藏、滿、蒙、漢四體御制銘文《呢(尼)瑪寧波噶布拉贊》。

      清宮舊藏金嵌彩石背光座,是故宮大佛堂內佛像的座。據統計,故宮大佛堂內此類佛像及陳設共計兩千余件,因歷史原因于上世紀70年代撥交給洛陽白馬寺,但有一批佛座卻沒有隨佛像撥交,以致佛座和佛像分離,此背光座就是其中一件。

      煙火氣息的木器座和漆器座

      在清宮藏品中,木器座奢華卻低調,一方面展現清代繁雜的紋飾工藝,一方面因其罕有的材質而身價百倍。木器座的材質以黃花梨、紫檀、紅木、雞翅木、楠木等為主,雖然在工藝制作上歸為小器作,卻是宮廷制器工藝中一個小而精的縮影。器座本是實用器,與承托器物有關,故其造型可分為“規整”和“隨形”兩大類,其中規整的造型變化豐富,可分為嵌入式、懸掛式、插屏式和托架式四種。“隨形”就很好理解了,就是根據材料的本形特點雕刻出江河云川、山石樹木,造出技驚四座的器具。展品中一件長僅4厘米、寬1.8厘米,小核桃般大小的“紫檀雕水紋核舟座”,是清代早期匠人陳子云款橄欖核雕小舟的底座。古人的微雕技藝讓觀者驚嘆,可謂螺螄殼里做道場。

      “漆座”是極具表現力的門類。無論是金漆彩繪的,還是黑漆鑲螺鈿、鑲八寶的,或是剔紅、剔黃的,漆的質感都恰到好處。漆器大概是古代家居生活應用最多的器物門類之一,在木作的基礎上,它具有抗腐耐用的功能,又可以充分發揮工匠的審美創造力。一件通體髹紫漆、灑金地的漆座是“規整”器的代表,名為“金漆三多紋套盒座”,其紋飾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“瓜瓞綿綿、多子多福”的吉祥寓意,底層盒內有五個子盒,像極了現在化妝盒的樣子,面上分飾蝙蝠與“壽”字,寓意福壽連綿。據資料表明,此套盒制作年代約在乾隆后期或嘉慶早期,工藝精湛,造型新穎,集幾種髹飾技法于一器之上,自然是同類漆器中之佼佼者。

      華麗貴氣的牙座和玉座

      20世紀初期,北京恭王府把字畫以外的所有藏品賣給日本山中商會,極富生意頭腦的山中定次郎于1913年起在美國紐約拍賣恭王府舊藏,所有玉藏品與底座被分開拍賣,材質優良、雕工精美的底座同樣成為被爭搶的高檔工藝品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器座的獨立欣賞價值、收藏價值也達到了一個新高度。

      具體來看,牙座分素牙座與染牙座兩類,其鏤雕、浮雕、圓雕、淺刻等技法均極為精湛。“玉座”以碧玉及深色青玉座為多,多采用圓雕、浮雕和鏤雕等技法裝飾,不論仿古、時作均格外精美。這些無一不標榜著古代皇家的豐厚財力、匯聚天下工藝大師的號召實力。清代皇家的生活奢華,所用器物華貴精雅自不必言,而器座的奢美華麗、樣式繁多一直是清代工藝的特色標配,也是“富貴不過帝王家”的一個側影。

      原本低調亮相的此次器座展,卻收獲了意外熱評。有網友驚呼:“故宮博物院突破了前五六十年的暮氣沉沉,煥發出勃勃生機的活力”,也有人大贊展廳設計,“紅柱藻井,即傳統又前衛,盡顯大氣之美”。上世紀前半葉,在風雨飄搖的年代,中國文物顛沛流離、分散各地,是不爭的事實,小小一件器座亦見證了那一段段大歷史。如今,中國古董器物流散分離已不可能再發生,北京故宮博物院2000年開始以“金相玉質——清代宮廷包裝藝術展”等形式,呈現對器物以外的“附件”文物的研究,2016年出版《器座》圖錄,整體表達對包裝、器座等附件文物的再認知過程。

      其實,器物和器座的存在感、古代文人的雅好,無論在宮廷也好、在民間也罷,在國人的心中,是永不會缺席的。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醴瓷進京,綻放奇異五彩釉光

      2019年6月15日下午,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華誕,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、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,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“20

      更新日期:2019-06-17 09:44:38
     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《非遺公開課》生動開講

      《非遺公開課》節目錄制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,非物質文化遺產熠熠生輝。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,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潤物無聲,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。隨著絲綢之路等

      更新日期:2019-06-13 19:53:37
      熱門搜索
      种子磁力转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