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li id="9uypo"><acronym id="9uypo"></acronym></li>
      <s id="9uypo"><object id="9uypo"></object></s>

    2. <button id="9uypo"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9uypo"><object id="9uypo"></object></rp>
    3. 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創 > 正文

      高配的婚姻,往往是遇到了有趣的靈魂

      發布時間: 2019-08-05 09:09 | 來源: 中新網 | 作者: 上官云 | 責任編輯: 李芳

      如果問,幸福的婚姻是怎樣的?是相濡以沫,還是形如知己?可能每個人會有不同的領悟。

      200多年前,清代文人沈復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交出了答卷:兩個靈魂有趣的人生活在一起,平淡無奇的生活會變得有滋有味,既能談得了琴棋書畫,也能一起吃得下臭腐乳和鹵瓜。

      他一生在事業上沒啥建樹,喜歡養花和園藝,晚年日子更是過得潦倒。幸運的是,遇見志同道合的妻子蕓娘,擁有了難得的幸福和詩意。所謂“旦得一日之閑,可抵十年塵夢”。

      清乾隆二十八年,沈復生于蘇州一個文人家庭。

      小時候,他好奇心重,喜歡趴在土墻下或者花臺周圍觀察,把花草想象為叢林,昆蟲螞蟻想象成野獸,泥土拱起的地方就是高山,凹下去的就是山谷,下巴粘上泥也在所不惜。

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制圖:李雪瑤

      夏天天熱,成群結隊的蚊子隨處可見,沈復覺得很像仙鶴跳舞,總會目不轉睛看上半天。

      可蚊子終究會飛散。他就琢磨了一個辦法:先一口氣抓很多蚊子放在蚊帳中,然后再慢慢往蚊帳里噴煙,把蚊子熏得暈頭轉向,終于找到了仙鶴在云端翱翔的感覺,玩得相當過癮。

      這樣的人,一般很難忍受枯燥的八股考試。沈復雖工于詩文,卻沒參加過科舉,19歲時入幕,暫時找到了一個可以糊口的工作。

      仗著家境小康,他依然過得很文藝,對花草的喜愛幾乎成了一種癖好,最喜歡修剪盆景。先是跟一個叫張蘭坡的朋友如何剪枝養節,慢慢熟悉了“接花疊石”的盆景技巧。

      花草之中,沈復又最愛蘭花。張蘭坡臨終時,送給他一盆特別珍貴的荷瓣素心春蘭,沈復視若珍寶,細心打理。結果這花沒開兩年就掛了,他心痛不已,多方打聽才得知,原來早先有人覬覦這盆蘭花,求而不得就拿開水給灌殺了。

      急怒之下,他發誓再也不種蘭花,改種杜鵑消遣。時人都說他愛花成癡,是個有趣又真性情的人。

      從生活上說,沈復一開始的確很幸運。除了衣食無憂外,還遇到了一個同樣可愛有趣的妻子。

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制圖:李雪瑤

      13歲時,他跟著母親去探親,與蕓娘一見如故,當即開口求母親提親,表示非蕓娘不娶。大抵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沈復自己便說過,從此見了其他女子,再不覺得有多漂亮。

      婚后,沈復和蕓娘搬到滄浪亭附近的一所院子里,一側是小溪,每日流水潺潺。兩人品評詩文,耳鬢廝磨。

      蕓娘處事謹慎規矩,沈復為人卻不拘小節,見她衣服或者頭發有些散亂,總要幫她稍加整理,蕓娘必定說“得罪”;如果遞給她毛巾扇子等物,蕓娘肯定會起身迎接。

      沈復不習慣,跟妻子逗趣:“人家都說‘禮多必詐’,你該不會想拿繁文縟節來束縛我吧?”蕓娘急急地紅著臉分辯,“尊重你才待你有禮。這世界上多少人反目是因為亂開玩笑導致的,你以后可別隨便冤枉我”。

      沈復連忙賠不是,她才漸漸喜笑顏開。從此以后,兩人“豈敢”“得罪”不離口,原本的敬語,反成了夫妻間戲謔玩笑的一個梗。

      少年夫妻的日子過得很有儀式感。有一年七夕到了,蕓娘按習俗在溪邊樹下擺上瓜果酒菜,兩個人在“我取軒”中同拜牛朗織女。

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制圖:李雪瑤

      沈復特地刻了兩枚圖章,上面寫著“愿生生世世為夫婦”八字,夫妻二人各執有一枚,約定日后通信就蓋上印章做信物。直到后來蕓娘離世,這個習慣都沒有變過。

      好的婚姻,總能把詩意和煙火氣融合得相得益彰。

      沈復喜歡做盆景,家里的鍋碗瓢盆都是素材,先拿面粉等物熬成天然膠水,再找點紋路好看的石頭,加上銅片、鐵釘粘成一座小假山,再點綴些鮮花綠草,放入碗中,加上清水細沙,喚作“碗底生花”。

      他也并不把世俗禮法放在眼里,會帶著蕓娘偷偷溜出去逛廟會。為了方便,沈復教蕓娘女扮男裝,給她穿上自己的衣服和帽子,再來一雙男女通用的蝴蝶履,倆人在房間里學著男人的樣子拱手走路,笑成一團。

      同時,沈復愛開玩笑。蕓娘小時候家境不好,吃飯時喜歡用茶水泡飯,拿便宜味美的芥鹵腐乳和蝦鹵瓜下飯。這倆菜味道奇臭,沈復一看就煩,巴不得冬瓜豆腐從餐桌上消失。

      “每個人家里都有這些菜,只不過是愛吃和不愛吃罷了。你喜歡吃大蒜,我也勉強去吃啊。”蕓娘不生氣,一番辯解后,夾起一塊冬瓜就塞到沈復嘴里,“吃過才知道味道鮮美呢”。

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制圖:李雪瑤

      勉強嚼了幾下,沈復反倒覺得爽脆鮮美。后來,倆人還研究出新吃法:蕓娘拿麻油再加上少許白糖拌腐乳吃;或者,直接用鹵瓜搗爛了拌在腐乳里,取名“雙鮮醬”,別有風味。

      慢慢地,沈復喜歡上了這兩道菜。蕓娘俏皮地給他做了總結“情之所鐘,雖丑不嫌!”

      如果生活中只有詩與遠方,沈復必然能夠和蕓娘過得很好。但很可惜,“日子”的底色叫做柴米油鹽。

      沈復那種過頭的文藝青年屬性,在職場中顯得格格不入:作為一個幕僚,不熱心職位升遷以及衙門里的事務,對工作很不上心,動不動就被炒魷魚,基本掙不來啥錢。

      他早早告別了仕途之路。為了謀生,也曾學著經商,但幾乎干啥啥不靈,做生意經常積貨虧本,去賣個畫吧,“三日所進,不敷一日所出”。花錢更是沒個算計,一度窮到要當衣服。

      后來因為錢財上的糾葛,再加上婆媳關系等一堆問題,沈復和蕓娘兩個人需要到鄉下度日,不得不讓女兒去做童養媳,兒子去做學徒,說不出的凄涼辛苦。

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制圖:李雪瑤

      蕓娘身體本就不好,經過一番折騰,舊疾復發。此時,家里已沒有余錢給她買藥。沈復束手無策,不得不看著蕓娘凄慘離世。

      蕓娘的死對沈復打擊很大。他在病中寫下《浮生六記》,記下兩人曾經經歷過的點點滴滴,之后一個人去了外地,從此了無音訊。

      時間又過去幾十年,一個名叫楊引傳的人在書攤上發現了《浮生六記》的殘稿,大為驚嘆:用如此長的篇幅來記錄夫婦家庭生活,情真意切,實在少見。

      后來,更多人通過這本小書認識了沈復。大文學家林語堂為兩人的愛情感慨,“蕓娘是中國文學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”。

      以物質標準評價,沈復活得不成功。就婚姻質量而言,他和妻子的感情,卻可以算是高配。市井百姓最普通的日子,讓他們過得妙趣橫生,可以撿來石子做個小假山,也可以對月吟詩、對花飲酒。

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制圖:李雪瑤

      最真實的是生活,最瑣碎的也是生活。有多少夫妻感情抵不過歲月消磨,從婚前的海誓山盟漸漸走向平淡維系。沈復的故事,讓人們知道,原來世間可以有這樣的有趣的婚姻長久存在。

      《沉默的大多數》里說:“我活在世上,無非想明白些道理,遇見些有趣的事。”就這點來說,兩百多年前的沈復,大概是得償所愿的。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醴瓷進京,綻放奇異五彩釉光

      2019年6月15日下午,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華誕,由中國陶瓷工業協會、中共醴陵市委和醴陵市人民政府主辦,由北京國中陶瓷藝術館和湖南省女陶藝家協會承辦的“20

      更新日期:2019-06-17 09:44:38
      中華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項目《非遺公開課》生動開講

      《非遺公開課》節目錄制現場 中華五千年文化源遠流長,非物質文化遺產熠熠生輝。在人類數千年發展歷程中,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潤物無聲,給予中國人生活的養分。隨著絲綢之路等

      更新日期:2019-06-13 19:53:37
      熱門搜索
      种子磁力转换